王亚林刑事辩护网
高级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亲办案例 > 职务犯罪

非法证据排除之辩:国企总经理贪污案 二审改判并减轻处罚

来源:王亚林刑事辩护网   编辑: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浏览次数:   时间:2019-04-24 19:11:43

非法证据排除之辩:国企总经理贪污案 二审改判并减轻处罚

【辩护律师】:张世金,刑法学研究生,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一级合伙人、刑辩分所副主任、亚太刑事司法研究所副所长、职务犯罪辩护部主任

【办公地点】:安徽 合肥

【审理法院】: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二审案件

【涉嫌罪名】:贪污罪

【判决结果】:采纳非法证据排除意见,认定贪污罪第一、二笔事实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对比一审判决,减刑一年

【案情简介】

检察机关指控:

1.王某指使公司会计从公司套取18万元并提取“小金库”资金10.4万元,交给王某支付购买公司股东陈某的股权。

2.王某在办理公司股东退资款过程中,侵吞公款11.475万元。

 一审判决:

王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款40.875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王某对一审判决不符,提出上诉。二审法院改判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办案经过】

张世金律师接受王某及其亲属的委托,担任其被判贪污罪一案二审阶段辩护人。

张世金律师介入后通过阅卷和多次会见,发现本案一审判决认定的贪污事实和罪名存在严重错误,本案的无罪证据电子数据一直没有收集和提取,关键证人也没有出庭作证,更为严重的是本案上诉人反映的疲劳审讯、胁骗、引诱、欺骗等非法取证问题。

为防止二审法院不开庭审理,张世金结合上述问题向法院提交了《开庭审理申请书》、《证人出庭作证申请书》、《司法鉴定申请书》、《收集、提取、检查电子数据申请书》、《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辩方证据及目录》六份法律文书。

二审法官对辩护人反映的问题和提交的文书特别重视,经过承办人的允许,观看了上诉人的所有同步录音录像,进一步发现更为严重的问题:(1)侦查人员对王某疲劳审讯,时间长达32小时;(2)侦查人员以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对王某审讯;(3)侦查人员对王某进行指供、诱供而形成的供述与讯问录音录像存在实质性差异,尤其对王某的无罪辩解没有如实记录。

鉴于此,张世金律师针对上述非法取证问题,提交了书面的《同步录音录像审查意见书》,以方便承办人根据具体的时间节点逐一核实。

以上辩护工作完毕,承办人组织控辩双方召开了庭前会议,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并决定开庭审理。在庭审中,合议庭启动了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先行当庭调查,而后再调查贪污犯罪事实。同时,法庭允许申请的证人出庭作证,辩护人也向法庭举证新的证据。在法庭辩论环节,张世金律师充分发表无罪辩护意见,得到承办人的高度重视和当事人家属的积极认可。至此,被告人的诉讼权利与辩护人的执业权利得到了充分保障。

庭审结束后,本案多次报请上级法院延期审理,期间本案法院专门就非法证据排除问题成立“排非研究小组”,可谓相当重视。张世金律师也多次前往法院与承办人当面沟通,希望就本案的证据采信、事实认定、罪名适用等问题慎重考虑,期待作出正义的判决,依法改判王某无罪。

在庭后沟通中,承办人也主动致电张世金律师,希望通过辩护人做上诉人王某的思想工作,如果王某认罪,法院可以考虑判处缓刑。当张世金律师前往看守所王某时转达法院上述意见后,王某镇定自如,坚持不认罪,内心始终坚定认为自己无罪。无奈,法院的一厢情愿在这里得不到王某的接纳,反而显现承办人的几分心虚,更彰显出权力的傲慢与偏见。

在漫长的等待中,终于等到了二审判决,法院采纳部分辩护意见,排除两次有罪供述,拿掉第一、二笔贪污事实,并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对比一审、二审判决,王某的刑期减少了一年,而此时王某已经羁押了二年多,还剩一个月即将刑满释放。但是王某仍然不服,出来后继续申诉。

                 【法院采纳的辩护意见】

1.关于王某是否贪污涉案29.4万元公款的问题。在案证据不能证实王某系个人购买陈某的29.4万元股份,谷堆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相关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2.关于非法证据排除的问题。经查,第一次询问及第一次讯问系连续进行,时间总计27个多小时,在此期间王某多次声称很困乏且表现出瞌睡的状态,前述第一次询问笔录及第一次讯问笔录系通过疲劳审讯收集的被告人供述,应当予以排除,故相关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3.关于辩护人在二审期间出示、提交的证据材料采信的问题。经查,辩护人提供的证据材料部分已经原审质证,部分系新提供的证据材料,经二审质证,综合其他在案证据认定王某贪污公司29.4万元证据不足,故对辩护人出示、提出的上述证据材料予以采信。

【办案小结】

本案之所以改判,关键在于非法证据的硬伤以及辩方提交的新证据,更是辩审反复博弈的结果。但令人遗憾的是,本案并非全案判决无罪,尤其是讯问笔录与同步录音录像存在实质性差异问题,二审法院没有大胆做出排除决定。

在监察体制设立后,非法证据排除越来越难,但是通过疲劳审讯获得的供述,二审法院还能坚持予以排除,已经说明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期望非法证据排除制度能够发挥更大的司法监督作用,通过该规则倒逼侦查取证的合法化,以推动司法公正和法治进步。

【王某被判贪污罪一案二审辩护词3万余字,仅列举目录

——一审法院认定王某犯贪污罪证据不足、事实不清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接受王某及其亲属的委托并指派张世金律师担任其被判贪污罪一案二审阶段的辩护人,依法参与本案诉讼。

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以不具有真实性的高××庭前证言、审计报告草稿、股东内部股权转让变更协议证明王某的退股金额为9.010463万元,系事实认定错误;一审判决认定王某使用公款个人购买陈×股份与本案的客观事实不相符合,29.4万股权的性质应当认定为代持公司的股份。因此,一审判决认定王某的贪污事实存在严重错误,“王某侵吞公司29.4万元购买陈×股份”以及“利用股东退权撤资侵吞公司11.475万元”的事实因证据严重不足而不能成立。

除此之外,王某从事的不是刑法意义上的公务,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而且涉嫌款项29.4万元和11.475万元也不属于公共财产或者公款,恳请二审法院综合考虑,依法改判王某无罪。具体理由如下:

一、本案侦查机关存在非法取证的情形,由此取得王某的有罪供述以及高××在侦查阶段的证言应当予以排除,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一)王某在办案区的三次供述因现有证明不能充分证明办案区系规定的办案场所而应当予以排除

(二)侦查人员对王某疲劳审讯,时间长达32小时,由此取得的有罪供述应当予以排除

(三)根据王某的反映,不能排除侦查人员在办案区以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合理怀疑

(四)侦查人员对王某进行指供、诱供而形成的供述与讯问录音录像存在实质性差异,应当依法予以排除

 二、一审判决以不具有真实性的高××庭前证言、审计报告草稿、股东内部股权转让变更协议证明王某的退股金额为9.010463万元,系事实认定错误

(一)高××关于王某退股金额为9.010463万元的庭前证言不符合客观实际

(二)王某离任审计报告草稿因不具有合法性和真实性而不得作为定案依据

(三)《股东内部股权转让协议变更协议》因不具有真实性也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四)一审判决认定的高××实际受让王某股权140.732947万股是以退股金额为9.010463万元的基础上倒推出来的,即以结果反推前提再推结果,存在逻辑上致命错误

(五)高××、魏××在侦查阶段的证言不具有真实性,其陈述不知道退股方案,不符合本案的客观事实

(六)申××2018年4月27日证言、苏××2018年4月28日证言能够证实按照比例退股,从侧面说明了王某的退股金额只能是20.485463万元

三、一审判决认定王某用公款个人购买陈×股份与本案的客观事实不相符合,29.4万股权的性质应当认定为代持公司的股份

(一)虽然王某在侦查阶段多次供述其本人购买陈×29.4万股,但是在侦查人员实施威胁、引诱、欺骗和疲劳审讯等非法取证的情形下作出的违背其真实意愿的有罪供述,恳请二审法院予以查明,如果属实,则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

(二)王某在侦查阶段的多次供述、高××的一审庭审证言、申××的自书材料和谈话笔录均能证实系王某代持公司股份,而并非个人购买陈×股份

(三)相关书证、电子证据能够证实王某的实际出资数额为68.84341万元,并不包括陈×的29.4万元股份,公司章程记载的出资数额因与实际出资数额不一致而不得作为计算王某股份的依据

(四)陈×与王某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不具有真实性和客观性,而且双方关于购买股份一事从未商量,有关股份的数额、价格、交易时间、签署协议等细节问题也从未沟通过,一审法院认定王某个人购买陈×股份不符合常情常理和交易习惯

(五)在资产公司只同意陈×和苏××退股的情况下,2014年9月29日股东会决议仍然决议王某投资金额减少29.4万元,说明29.4万元并不是王某的实际股份而是代持

四、王某的笔记本电脑和高××提供的公司移动硬盘中存储的名称为“退股”、“收条(1)”、“股权明细”等电子文件既能证实29.4万股是代公司持股,也能证明王某的退股金额为20.485463万元,恳请二审法院对上述电子文件依法进行收集、提取并予以查明

五、韩××魏××李××等证言因不具有真实性而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

六、本案的关键证据“王某离任审计报告草稿”在一审开庭审理中公诉人没有举证,辩护人也无法质证,一审判决却将其作为定案的证据,显然程序违法

七、王某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且无贪污的犯罪故意

八、王某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国家工作人员,且没有从事公务

九、一审法院认定款项40.875万元系公款没有任何法律以及司法解释依据,存在严重的法律适用错误

 

辩护人:张世金律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分享到:
上一篇:党工委委员被控玩忽职守、受贿罪 部分事实不成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律师的作用
如何选择律师
案件办理流程
我们的产品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地 址:合肥市北城世纪城金源大道祥徽苑写字楼1号23层 邮编:231131
Copyright @ 2014 www.ahxb.cn All Rights Reserved  皖公网安备:34010302001091号
技术支持:金亚太网络部 皖ICP备1102177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