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林刑事辩护网
高级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刑事知识 > 辩护手记

农村出身的九零后已成犯罪高发人群了

来源:王亚林刑事辩护网   编辑: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浏览次数:   时间:2019-09-17 18:09:12
作者:丁大龙律师
我是80末,执业过程中和很多九零后打过交道,他们很多已经走进监狱了。
 
执业之后才突然发现很多当事人比我年纪小很多,他们脸上的稚气总是和隔开我们的铁栏杆格格不入。
 
这些孩子中很多都是农村出身的。
 
以前我只是痛惜这些小孩年纪那么小就走上犯罪道路,真正让我意识城乡差距这个问题的,是一个七十三名被告的诈骗案。
 
合肥的诈骗公司,受害人在深圳报案,深圳警方立案之后将七十多个人都押解到深圳,案件重大,在深圳市中院一审。
 
七十三名被告,起诉书光列举被告身份信息用了二十四页纸,百分之八十以上是九零后,年纪最大的老板是七零后,几个经理是八零后。
 
七十三个人中,六十九个是农村出身的孩子。
 
而2017年的统计数字显示,城镇常住居民人口占总人口的58%左右,如果城乡九零后犯罪比例随机的话,在任何一个随机的共同犯罪中,城乡人数比例应该与人口比例相差不大。
 
目前虽然没有大范围的统计数据,但就我和我的同事同行们接触到的一些人数众多的共同犯罪案件来看,人员分布中农村出身的小孩比例均远远高于城市出身。
 
犯罪从来都不仅仅是个人选择问题,很大程度上是社会问题在个人身上的投影。那为什么这种暗影偏爱农村出身的小孩呢?
 
我本人也是农村出身,因此对这个问题特别敏感,我也在思考造成这种失衡的原因可能是什么。
 
这个回答只是把我能想到的一些原因进行一下梳理,是一些比较碎片化的东西,完全不成体系。
 
第一点,我感觉,农村九零后是第一批成长起来的留守儿童,他们经历的成长环境是非常特殊的。
 
九十年代农村精壮劳动力大批进城务工,家里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那时候农村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没有任何福利待遇,也没有社保,收入微薄而且经常被克扣工资。民工的子女也不允许在城市入学,那个生存条件是不允许把孩子带在身边的。
 
农村孩子普遍在没有家长关爱的环境中成长,缺乏必要的关爱和生活经验的指导,在家里野蛮生长。这样的孩子成长起来之后走入城市,必然会成为问题高发的群体。
 
现在状况好很多。一方面很多经济发展状况比较好的省份乡镇企业都开始创办,而且农村地区交通的便捷让很多大型企业也考虑将制造工厂向农村转移,以节约人力成本和用地成本。很多民工不用再进城务工,在家里就可以跟城里的工人一样上下班,并且享受社保等福利待遇。
 
另一方面,现在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也不再只是做最基础的最辛苦的收入微薄的工作。如果夫妻两人同时进城务工的话,把孩子带到城市生活也是可能的了,农村孩子在城市就近入学也让农村的小孩能够和同龄的城市小孩享受差不多的基础教育。
 
以后留守儿童问题会被逐步解决,只是苦了九零后。
 
第二点,我感觉农村小孩进城之后,所有的事情都要靠自己,这个不仅仅是指物质方面,更重要的是社会资源和社会见识方面。
 
城里的小孩不管学习成绩好不好,基本上都能达到大专以上文凭,但农村小孩能考到大专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211,985就更是少的可怜。
 
在毕业之后,城市的小孩或者自己创业,或者凭借父母家人的社会关系找个不错的工作,或者考个公务员事业单位。基本都能过上比较“正常”的稳定生活。
 
而农村小孩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
 
就我接触的情况来看,农村小孩进城之后最容易犯罪的渠道就是进入各种诈骗公司工作。如果父母有渠道找工作,他们肯定不会进入这样的诈骗公司,哪怕父母有一定的见识能够给孩子把把关,孩子也不至于陷入这样的困境之中。
 
农村的孩子全靠自己在社会上摸索。他们没有文凭,又不想再做父辈那些又脏又累的工作,比较好的选择就是做销售。而这些销售公司中,往往有很多是诈骗公司。
 
最常见的是公司自己租用一个虚拟交易平台,欺骗投资者来这个平台上投资,通过各种方法把投资者的投资款侵吞。这些小孩在其中只是做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他们像正常白领一样在写字楼上下班,每个月领取固定的工资,可能再加一点业绩提成。他们过着一种虚假白领生活,家里还觉得自己的孩子在城市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为他高兴。
 
一旦暴雷,一抓就是几十个。很多小孩在被抓进看守所时都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犯罪。
 
当这些稚嫩的小孩被投进监狱之后,他们的一生基本上就被打下了一个永不消逝的烙印:犯罪分子。
 
在中国,这个标记意味着他今后不得入党,不得参军,不得从事公务员、事业单位编制人员、大型国企职工、律师、公证员、教师等职业,他的孩子也一样。
 
本来就狭窄的逆袭渠道全部被堵死。一堵几代人。
 
第三点,农村小孩没有后盾,遇到问题的时候只能靠自己解决,自己能力又有限,于是往往会采用一些过激手段。
 
每一个农村进入城市的小孩都会成长为报喜不报忧的型。是全方位的报喜不报忧。不是不想跟家里讲,是讲了之后没有任何作用,只会让家里父母难过干着急。
 
很多农村出身的年轻人,他们没有法律意识,没有家长指导,不懂这个社会的运转模式,不知道遇到纠纷该找谁解决,不知道怎么通过合法途径化解纠纷,只能自己闷着头去闯。
 
之前一个年轻当事人,骑电瓶车上班,撞到一个老人,自己一念之差逃逸。结果老人脾脏破裂被摘除,达到重伤程度,当事人因为致人重伤逃逸被追究刑事责任。
 
这个事件看上去是当事人自己的选择,其实背后隐含的问题却很明显:他当时跟任何一个人打个电话,只要稍微有人开解一下,帮他平复一下情绪,只要不逃逸就不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但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抗在自己身上,承受不了就只能逃避。
 
有一个坚强的后盾绝对会让一个人在世界上走得更加平稳。
 

 

我能够看到城乡差距在基础层面越来越小,与此同时,农村孩子的上升渠道却越来越窄。我走出了农村走向了更加广阔的世界,却仍眼看着无数兄弟姐妹们在农村做着和我们父辈一样的事情,打不破这轮回。
 
(作者简介:丁大龙律师,安徽金亚太刑辩分所合伙人,安徽大学刑法学硕士,亚太司法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分享到:
上一篇: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律师的作用
如何选择律师
案件办理流程
我们的产品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地 址:合肥市北城世纪城金源大道祥徽苑写字楼1号23层 邮编:231131
Copyright @ 2014 www.ahxb.cn All Rights Reserved  皖公网安备:34010302001091号
技术支持:金亚太网络部 皖ICP备1102177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