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林刑事辩护网
高级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刑事知识 > 刑事动态

《刑事审判参考》:对被告人以量刑过重为由上诉的,二审不能据此否定一审认定的认罪认罚情节

来源:冠文刑辩  编辑: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浏览次数:   时间:2021-08-30 14:35:50

指导案例第1412号

杨灏然贩卖毒品案

——认罪认罚案件被告人以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是否影响对原认罪认罚情节的认定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杨灏然,男,1975年11月9日出生。2019年6月27日被逮捕。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杨灏然犯贩卖毒品罪,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建议对被告人杨灏然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至一年,并处罚金。

被告人杨灏然自愿认罪认罚,审查起诉阶段在律师在场的情况下,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依法适用速裁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杨灏然于2019年5月14日23时许,在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东方瑞景小区北侧停车场,以人民币5400元的价格向董海峰(男,25岁,吉林省人)出售白色晶体5包(约重3.09克),经鉴定均检出甲基苯丙胺,已收缴。被告人杨灏然后被民警抓获归案。

审判人员告知被告人杨灏然认罪认罚的法律规定,释明认罪认罚的性质及后果,对杨灏然认罪认罚的情况进行了审查,确认其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自愿性及真实性。被告人杨灏然及其辩护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对公诉机关指控事实、罪名、量刑建议均无异议。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且量刑建议适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杨灏然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宣判后,被告人杨灏然不服,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主要是:一审判决量刑过重。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抗诉机关的抗诉理由主要是:杨灏然上诉表明其认罪动机不纯,一审认罪认罚从宽处理不应再适用,应对杨灏然处以更重的刑罚。

二审审理过程中,上诉人杨灏然申请撤回上诉;出庭履行职务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申请撤回抗诉。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上诉人杨灏然撤回上诉的申请以及检察机关撤回抗诉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七条、第三百零八条之规定,裁定:

1.准许上诉人杨灏然撤回上诉;

2.准许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撤回抗诉。

该裁定为终审裁定。

二、主要问题

认罪认罚案件被告人以量刑过重为由上诉的,二审法院应如何处理?

三、裁判理由

(一)要正确对待认罪认罚案件被告人的上诉权

认罪认罚案件被告人的上诉权要不要限制的问题,2014年速裁程序试点时,曾有过讨论。当时的速裁程序适用于可能判处一年以下刑罚的案件,且仅限于危险驾驶、交通肇事、盗窃、诈骗、抢夺、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毒品犯罪、行贿犯罪等11个罪名,适用速裁程序的主要目的在于分流提速,因此,当时对是否限制被告人上诉权的讨论有其必要性。但在2016年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时,速裁程序的适用范围已扩大到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案件,近几年该部分案件占到全部刑事案件的80%,且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并没有罪名和可能判处刑罚的限制,因此,不论是《试点方案》还是《试点办法》,均未对被告人的上诉权做出限制。2018年修改刑事诉讼法增加规定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和速裁程序,并未对认罪认罚案件中被告人的上诉权进行限制,因此,被告人的上诉权应当受到尊重和保障,二审终审制仍然是我国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制度。

(二)被告人以量刑过重为由上诉的,二审法院应坚持全面审查和依法裁判原则

实践中,要注意到审查起诉阶段控辩协商不充分、有效法律帮助难以保障、甚至一审法院对自愿性及量刑建议审查不严的现象不同程度地存在。因此,被告人仅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的,二审法院应当坚持全面审查原则,案件可以不开庭审理。发现原判量刑过重的,应当依法改判。原判量刑适当的,应当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切实发挥二审的救济和纠错功能,依法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三)检察机关因被告人上诉而提起抗诉的,二审法院要坚持全面审查和依法裁判原则

实践中,被告人认罪认罚,人民法院依法采纳检察机关量刑建议,被告人以量刑过重为由上诉,检察机关因被告人上诉而抗诉的,二审法院应坚持全面审查和依法裁判原则。审理后发现一审裁判认定事实、证据采信、适用法律和量刑均无错误的情况下,应当依法驳回上诉、抗诉,维持原判。不能仅因被告人就量刑提出上诉就简单否定认罪认罚情节,也不能仅因检察机关抗诉就一律加重被告人刑罚。二审法院应注重发挥纠错功能,确保认罪认罚案件的公正处理和法律的统一适用。

 

本案中,被告人杨灏然在审查起诉阶段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同意检察机关的量刑和程序适用建议。一审法院经审查决定适用速裁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中,告知被告人认罪认罚的法律规定,释明认罪认罚的性质和后果,重点审查了被告人认罪认罚的自愿性,确认被告人签署具结书系自愿、合法,且具有事实基础。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准确,量刑建议适当,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纳。二审审理认为,一审法院作出的裁判在事实认定、证据采纳、定罪量刑以及程序适用上没有错误,故依法作出裁定准许被告人撤回上诉,检察机关撤回抗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分享到:
上一篇:三种情形司法机关可查询已封存犯罪记录 下一篇:确定的明知与概括的明知是区分诈骗共犯和帮信罪的关键
律师的作用
如何选择律师
案件办理流程
我们的产品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地 址:合肥市北城世纪城金源大道祥徽苑写字楼1号23层 邮编:231131
Copyright @ 2014 www.ahxb.cn All Rights Reserved  皖公网安备:34010302001091号
技术支持:金亚太网络部 皖ICP备11021777号-2